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增幅均居于行业领先水平

2017-11-29 22:35

而暂时委托相关部门监管的其余63家企业将在2015年整合成7家,使市属国有资产的80%集中到目前的20家大企业集团中。整合之后,广州市国资委监管的国有资产由原先的6000多亿元增长到1.57万亿元。

社会资本的机会

引入“淡马锡”模式

“广州国资现在要蹲得下来,为今后的再一次跳跃积蓄强大能量。”胥东明说,广州国资要加快做好准备,以搭上“经济全球化的末班车”。

据了解,广州国资旗下已有多家企业在冲刺ipo。比如,广州港、广柴股份等已经进行了多轮的上市辅导培训,广州酒家、广电地产也筹备多时,广州“国资证券化”在全面提速。

记者12月25日从广州市国资委得到消息,原本定于当天举行的广州版“深化国资国企改革意见”实施方案专家研讨会因故推迟,这份“升级版”的改革文件将在2014年初适时推出。

彭澎认为,证券化是国企改革的大方向,这种做法既可淡化国企色彩,又能进行新的融资,并且有利于国企的规范、健康发展。

据了解,广州国资改革的一个重要方向是“市场化运作”,即由原先的管企业向管资产方面转变。广东省曾召开相关会议要求“国企改革要学上海”,要对国企进行分类,分成竞争性企业和公益类企业等,分类之后再推出不同的改革措施。

据透露,按广州市深化国资国企改革的要求,在未来三年内,广州市国资委监管的130家企业将整合至40家。整合计划最快将在2014年初启动,重点是优质资产注入,进行同业整合。

第一波重组计划是将广州市国资委直接监管的67家一级企业重组为33家。其中,原来由广州市国资委直接监管的28家企业重组兼并为27家,新增直接监管的39家重组后保留6家,保留下来的企业包括广州银行、广州农商行、广州地铁等。

胥东明认为,广州将通过“资产证券化”这个梯子,将国企资本转化为社会资本,把国有企业变为公众公司,以制度设计为纽带,进行多渠道融资,为广州国资的发展积蓄动能。

广州市国资委主任黄伟林此前曾向外界透露,广州市国资委将着重推进清产核资、规范管理、做大做强核心企业与核心产业、资本运营、强化监管与服务的统一等八项工作,推进国资改革。

胥东明说,广州的上市公司还是太少,国资证券化率有较大提升空间,更多的社会资本可以在国资证券化进程中分食一杯羹。

其中较有代表性的企业是广州越秀集团,越秀集团目前是广州市资产规模最大的国有企业集团之一。旗下拥有地产、交通基建、金融等现代服务业和造纸、建材等传统制造业,有越秀地产(00123.hk)、越秀交通(01052.hk)和越秀房托基金(00405.hk)等三家上市公司。

广汽集团、珠江钢琴、广州发展等企业已经实现了整体上市,广药集团广州药业和白云山两家上市公司也已完成重组。

从目前广州国资改革的方向来看,各企业整合方式主要包括辅导企业上市、同类企业的“强强联合”,也有将现有上市公司注入现金流较好的融资平台等。提高国资证券化率、转向市场化运作是此次广州国企改革的主要方向。

目前,广州国企板块包括汽车、钢铁、医药、商贸、机电、轻工等,代表性企业有广汽集团、广钢集团、广药集团及广百集团等,旗下共计有广汽集团(601238.sh)、广药白云山(600332.sh)、广百股份(002137.sz)等20家上市企业。

据了解,“资本运营”一直是广州国资委近年来工作的重点。同样筹备多时的老牌餐饮企业、广州酒家股份有限公司也在积极推动上市。还有广州港集团等20家国企在上市后备期。

广州证券2012年营业收入同比增长155%,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增幅均居于行业领先水平。2012年的“净资本收益率”达到13.46%,仅次于中信建投和平安证券。

胥东明认为,广州国资改革方向与上海相似,是参照新加坡“淡马锡”模式进行顶层设计。也就是说,广州解决了出资人缺位的问题后,监管机构从对国资国企具体的业务监管方面退到对其业绩、经营方向、风险控制等方面监管服务,通过股权控制强化对国资的管控。

作为广州国资下属的本土券商,广州证券有望成为“国资证券化”的主要服务平台而分享新一轮的广州国资改革大餐。

实际上,“民营企业参与兼并重组”也是广东国资改革的一项重要任务。2012年10月出台的《广东省关于促进企业兼并重组的实施意见》就明确提出,支持民营企业通过参股、控股、资产收购等多种方式,参与国有企业、事业单位的改制重组,并放宽对民营资本在股权比例方面的限制。

广东省综合改革发展研究院副院长彭澎称,广州在去年底即着手组建名为“穗富投资控股集团”的政府投资管理公司,这种“淡马锡”模式的“大国资”战略有望向全省推广。

据了解,广州国资改革的一个重要方向是“市场化运作”。广州市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所长胥东明说,与上海国资改革的方向相似,广州或将引入新加坡“淡马锡”模式推进国企改革,即由管企业向管资产转变,通过股权控制,从日常监管事务中退身。

另外,“引导企业海外并购”也是其中的重要内容。广东省要求各地“建立健全海外并购的政策促进体系、服务保障体系和风险控制体系,创造条件促进对外投资合作的便利化”。

广州市国资委有关人士向《中国经营报》记者证实,“升级版”文件正在密集研讨及修订阶段,最快将在2014年初推出。这位人士称,广州市出资监管的国企已由之前的28家增加到130家,这些企业将通过兼并重组等压缩至40家。

广州市国资委综合处相关负责人告知,广州市国资委出资监管的企业之前只有28家,在2013年8月广州市发布《关于推进市属经营性国有资产统一监管的实施方案》后,将102家未纳入国资委监管的市属国有企业(包括2家银行)全部授权广州国资委履行出资人职责。

例如已充分竞争的百货业,广州国资未必要做“大百货”,广百集团、友谊集团等百货企业不需要砸钱去玩电商,可以把这项业务交给马云等更专业的人士和电商企业。

越秀集团下属机构广州证券则刚刚进行过第三轮15亿元的增资扩股,净资本约38亿元。预计在2015年年底或者2016年年初实现上市。其股东包括持股24.48%的第二大股东穗恒运a(000531.sz)、富力地产(02777.hk)等企业。

广州证券成功完成第三次15亿元增资扩股、广州酒家及广州港等蓄势登陆资本市场——在岁末年初之时,监管资产近1.6万亿元的广州市国资释放出“升级版”深化改革的信号,面向社会资本的大门将完全敞开。

推进资本运营、提高资产证券率将是广州国资改革的重要任务。数据显示,广州国资委名下目前只有广汽集团(601238.sh)、广药集团、广百集团等20家上市公司,资产证券化率已有50%,离“十二五末”达到60%的目标尚有距离。

胥东明说,目前广州国资具备了大规模推动上市的条件。除供水、供电、燃气等关乎国计民生的产业外,可以将部分资产证券化。

“国资证券化”提速

数据显示,广州资本市场发展不足,2012年末,广州境内上市的公司有61家,比上海、北京、深圳分别少136家、157家、124家。广州上市企业无论是在数量、融资规模方面,还是在质量、市值方面都与北京、上海、深圳存在较大的差距,发展深度不够。

“通过资产证券化这个‘梯子’将国企资本转化为社会资本,解决出资人缺失的问题。”胥东明说,广州向社会资本扩大开放之举是必要的,国企要从充分竞争的领域退出,将机会让渡给社会资本。

胥东明认为,“资产证券化”并不是只有“上市”这一条路可走,广州国资需要通过多渠道融资,比如发行企业债等,进一步向社会资本扩大开放。“广州国资退出充分竞争性领域而集中精力做好优势产业后,可以让渡更多的机会给社会资本,国资通过资本市场可以加快‘资产证券化’进程,为下一步参与国际竞争做好充分准备。”胥东明说。